银保监会回应近期热点问题

信息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日期:2019-11-13    【字体:

    在11月12日召开的银保监会新闻通气会上,相关部门负责人对中小银行风险情况、网贷机构整治进展等近期热点问题一一作出回应。同日,银保监会发布三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总体来看,银行业运行稳健,风险抵御能力充足。在此背景下,监管层也在密切关注个别风险暴露及创新业务情况。

    普惠金融:强调可持续发展、尊重市场规律

  今年以来,普惠金融在机制建设上取得重大进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正成为银行内生的、自愿自主开展的业务,政策激励的叠加效应更加凸显,破解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缺信用缺信息”难题的局面逐渐打开,金融供给侧的各类市场主体服务小微企业的合力正在形成。

  数据显示,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36.39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1.3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0.81%。另外,5家大型银行已经超额完成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的任务;1至9月,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4.75%,完成贷款利率下降1个百分点的任务。

  不过,市场在欣喜普惠金融发展的同时,也担忧其是否“一阵风”运动式工作,是否会加剧潜在风险。

  对此,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表示,当前,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过程中,也出现了新情况和新问题,市场争论的问题主要聚焦在以下几方面:一是小微企业信贷高速增长的态势是否可以持续;二是各类银行机构在小微金融市场中能否形成差异化竞争;三是小微企业降成本目标是否能尊重市场规律;四是小微金融爆发式增长的风险是否可控;五是小微金融的激励机制是否能够有效的传导落地,落实到基层。

  李均峰强调,针对上述问题,银保监会将按照问题导向,及时调整完善监管举措,下一步,将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坚持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商业可持续的根本原则。下一步,要建立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长效机制,不能搞“一阵风”和运动式。二是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百行进万企”工作。银保监会前期已在五省开展试点工作,下一步将倡导所有银行开展银企对接工作,敦促银行变“坐商”为“行商”,使得银企信息更加对称。三是落实好对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差异化监管政策。李均锋强调,目前银保监会正在制定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现在正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不会对银行过多运用增长指标、量化指标。下一步要加强对商业银行的综合评价,会对不同商业银行提出不同的要求。四是引导银行改革小微企业贷款方式,特别是注重提高信用贷款比重,减少银行贷款对抵押品的依赖,合理设置贷款期限,完善续贷制度。另外,要加大对首贷户的挖掘和服务。五是严肃整治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不合理收费、违规收费、变相转嫁费用等问题,立查立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六是优化外部环境。推动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财税支持力度,推广地方政府综合化信用信息服务的经验等。

  中小金融机构:总体经营稳健、风险可控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风险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包商银行与锦州银行在暴露部分风险后有了特殊安排,目前各项工作正有序开展,但其他中小银行的情况也不容忽视。

  10月29日,受伊川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康凤利被有关部门带走的影响,该行各营业网点出现储户集中办理业务的情况。11月6日,由于网上盛传营口沿海银行深陷财务危机,导致大批储户前往银行兑现。短时间内,各方采取有效措施,缓解了两家银行的流动性危机。

  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介绍,营口沿海银行的风险是由网络负面舆情引发,该事件已经得到妥善处理,造谣的两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抓获。

  刘荣表示,营口沿海银行各项经营指标均不错,特别是该行的流动性指标达到了150%,远远高于监管要求。不过他也提醒,这件事情表明,银行业是涉众敏感行业,同时监管也要加强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完善流动性风险的运行机制,守住风险底线。

  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副主任纪艳梅则介绍了河南伊川农商银行的情况。纪艳梅表示,河南伊川农商银行与营口沿海银行的事件高度相似。康凤利因为个人原因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但有不明真相的人进行谣言传播,舆论发酵之后,波及到了其他网点,集中提款事件给该行带来了冲击。

  总体来看,城商行资产增速总体稳健,结构也在积极优化,风险总体可控,各项经营发展指标符合监管要求。农商行也表现出存贷款稳步增长、坚持支农支小定位、不良贷款处置取得积极进展等特点。

  “长期以来,农村金融机构整体资金是很充裕的,流动性的指标是良好的。”纪艳梅强调,农商行在流动性方面有两个优势:一是资金来源稳定,农村网点和客户“两高一低”,存款占比高、储蓄存款占比高、同业负债占比低。这三个指标好于银行平均水平,相关部分机构的存款占比达到90%以上,同业负债低于10%,机构资金比较稳定,主要来源于储蓄存款。二是有效的行业互助机制,包括省联社对资金的调剂安排,也包括跨区域的应急流动性安排,这些都是单个机构发生风险时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

  对于中小金融机构目前运行情况,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办公厅主任肖远企认为总体还是经营稳健、风险可控的,各项指标处于合理区间,有的指标甚至远高于监管要求。他强调,全国有4500多家银行,个别机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积累了一些问题,有的与经济周期有关,有的与机构自身的经营治理存在缺陷有关。不过,这些机构规模比较小,风险暴露比较少,即便出现了风险也是完全可控的。而刘荣也谈到,个别出现问题甚至市场退出是正常行为,也是市场发挥作用的体现,应当理性看待,无需过于悲观。

  网贷借贷整治: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

  近期,有部分省份宣布将取缔辖内全部P2P网贷业务。外界也非常关注目前网贷机构风险情况如何,下一步整治的方向又是怎样的。

  对此,李均锋在当天的通气会上强调,下一步,网络借贷专项整治的目标清楚、方向明确、手段多样,将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三降”为主要抓手、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争取一段时间内,完成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阶段性任务。

  他表示,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要求坚决彻底持续开展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打好攻坚战,同时要研究建立互联网金融监管的长效机制。

  “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特别是网络借贷专项整治的情况今年来发生根本转变。”李均锋表示,首先,存量风险得到很好的处置,风险的发散状态已经控制住了。10月末,全国在线运营机构427家,比去年末降低60%,借贷余额下降50%,出借人数下降55%。其次,目前运营的机构已经全部纳入监管的监测内。再次,大部分机构选择退出停业,今年已停业1200多家。第四,投资者风险意识增强,盲目追求互联网金融高收益的人群越来越少,同时对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要依法公正进行保护。第五,地方政府在网络借贷风险处置中的主体责任进一步压实,大部分省市加快进度,湖南、山东、重庆等省市已有相应政策。在此过程中,即使有部分机构停业退出,也会对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予以依法保障。

  对于不同类型机构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李均锋表示,对停业的机构,要加快资产的处置力度,特别是要建立依法公开公正的办案机制,让投资者了解具体情况;对退出机构,则要按照明确时间表切实退出,兑付投资者;对没有介入实时监测系统的机构,限期停止发新标,限期退出市场;对于在线运营的427家机构,年底之前每家都要完成分类处置的路径,一些资本实力强,具备一定金融科技基础及良好内控能力的机构,推动其主动转网络小贷公司,个别符合条件的也可以转消费金融持牌金融机构。